第一百五十四章 阆都乱局

“哼!死有余辜!”阆宏冷哼到。然后又看了看四周,说到“将尹逆族人发配充军,其余私奴,私军直接带入军营!”

“是!”亲卫们立即回答道。

如狼似虎的亲卫们纷纷冲入后院。

一些长期受到尹边的门客,见自己主家被阆宏所杀,也是心头一阵愤怒。

然后又看到前来抄家的亲卫们,对着尹边家眷动手动脚,更将一些钱财,直接装进自己的腰包。

这些门客感觉自己收到了侮辱。这个大陆的门客,讲究的就是侠肝义胆,随性而为。

如果觉得自己丢了面子,这些门客可以豁出去性命跟你死磕。

现在的情况就是这些门客都觉得自己被打脸了。

自己拿了尹边的钱财,却没能保护好尹边的性命,现在,更连尹边家眷的性命都保不住,之后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欺人太甚!此等行事,流传出去,我等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立足!不怕死的,跟我一起将这些狗贼杀出去!”一名看着在门客中颇具威望的老者说到。

“对!这群狗贼欺人太甚!”

“江湖儿女,讲究的就是恩怨情仇!这狗贼如此行事,分明就是没有将我等放在眼中,我们跟他们拼了!”

老者的话刚落,其余的门客纷纷响应。在短暂的商议后,就决定直接反抗。

于是,那些刚刚冲入后堂,正在掠夺财务的亲卫们,顿时遭到了门客们的反击。

若说是战场正面对战,这些门客,绝对不是这些亲卫的对手。

因为门客喜欢独自对敌,而战场,需要的确实配合,对于个人的武艺,并不看重。

所以,在后院这种地形,并且因为掠夺财务而分散的亲卫,根本不是门客的对手。

亲卫们,在第一时间就遭到了门客们的疯狂打击。

“快,封闭大门!不要让阆宏狗贼跑了!”门客老者大声的喊到。

他知道,既然已经做了反抗的事,那就索性做到底,直接将阆宏抓住,再与阆国君臣谈条件。

如果让阆宏跑掉,那他们活下去的机会都没有。

老者能够想到这一点,其他一些机灵的门客,自然也能想到。

而阆宏在得知尹边府中门客反抗,并且打的自己这边毫无还手之力,顿时感觉到一阵棘手。

原本,他觉得带一队两百人的亲卫队来收拾尹边错错有余。

但是他没有想到尹边府中的门客竟敢直接反抗。并且又因为,自己这边兵力分散,所以从一开始就落入下风。

“快,冲出去,给我调集大军,剿灭叛乱!”阆宏厉声说道。

于是,阆宏和门客在大门处发生了惨烈的交战。

亲卫们知道若是冲不出去,自己就是死路一条。而门客们也知道,若是让亲卫冲出去了,那死的就是自己。

于是双方互不相让,本着杀一个保本,杀两个,赚一个的想法。在惨烈厮杀。

虽然双方人数差不多,但是门客们更加擅长在这样的环境交战,慢慢的开始占据了优势。

这下就让阆宏开始着急了,他还不想死,他觉得他大好的人生还没开始。

虽然现在城外有秦国围城,但是他觉得,大不了就直接投降秦国。秦国为了自己的名声,也不会做出杀俘的事来。

但是他没想到,自己回到尹边的府中陷入困境,而且,这个困境足以致命。

门客可不是秦军,会跟你讲仁义。他们要的是快意恩仇。

自己之前所有的事,已经得罪了这群不要命的门客了,现在想要投降都不行。

狠下心来的阆宏,也是拔出了自己的利剑,冲到了第一线。

阆宏虽然为人不怎么样,但是一身武艺可是不低。

加入战团之后,左突右冲,瞬间砍倒了好几名门客。

已经有了隐隐稳住局势的趋向。

而门客老者一看阆宏加入了战团,并且让亲卫们稳住了局势。当下也是抽出细剑,朝着阆宏攻去。

老者的剑,很快,快到让人反应不及。阆宏一时不察,让老者一剑刺中自己的右臂。

握着利剑的右臂顿感无力,手再也握不住沉重利剑。

阆宏一阵恍惚,发现一柄细剑直指一记得我咽喉。

“让你手底下的人都住手!”看着冷声道。

“哼!都住手之后,我等岂能活命?”阆宏不傻,他知道,如果有人冲出去报信,他可能会被当做人质,还有活命的机会。

如果冲不出去,那他们只能全部死在这里。

“听我号令,不计损失,给我冲出去!”阆宏冷声到。

门客这边没有想到阆宏如此不要命,自己都被俘了,还要让人冲出去。

于是,一时的不察,让亲卫们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亲卫们知道自己已经没有机会了。如果没人冲出去,那他们就算死,也是白死。

如果有人冲出去了,至少还有人替自己报仇。

于是几名亲卫奋不顾身的直接撞向了门客人群。

门客不察,而亲卫抱着必死的决心,总算让两名亲卫冲去了包围。头也不回的朝着城墙处的军营跑去。

剩余的亲卫也是拼命缠住对手,不让门客轻易追击。

“哈哈哈!你们的死期到了!”阆宏大声笑道:“你们一个个都得死!”

“可恶!”老者也是一阵无奈,他没有想到,这些亲卫真的不顾自己主将的死活。在主将被俘之后还敢动手。

“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一名门客上前对着老者问到。

“先将他绑起来。等阆国狗贼到了之后,看看能不能用他换我们一条生路。”老者皱眉道。

老者的话音刚落,就有几名门客上前,将阆宏绑的结结实实。

这些门客知道,阆宏是他们唯一活命的机会,也顺手给阆宏止了血,免得他流血过多而死。

而冲出去的两名亲卫,马不停蹄的冲到了城门处。他们知道,此时国君一定还在城墙上,他们想要营救自己的将军,只能先汇报给国君。

当阆结得知发生在尹边府上发生的一切以后,顿时气的将自己案几上的东西全部砸向那两名亲卫。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一群精锐的亲卫,竟然让一群门客击败!你们还有脸回来!”阆结破口大骂道。

“国君!此时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现在要紧的是将这件事平息下去!否则,我们还没等到秦国的进攻,自己就乱了!”庞葛急忙道。

阆结沉思片刻,继续问到“太傅的意思是?”

“杀!快刀斩乱麻!只有杀!才能让其他的大族畏惧国君!否则,我们自己就要先乱了!”庞葛冷声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