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一章 这么多钱拿来干什么不好?(求票)

当玩家们看到这样的消息时,第一时间都表示了怀疑。

英雄联盟出来这么一段时间了,就没有听说过要删除什么英雄的。

再说现在正当全球总决赛期间,怎么也不可能搞这种事情。

但是架不住越来越多的额营销号想恰流量,很多文章和视频就都是截止到离原说会删除亚索那里。

这就让有些玩家被洗脑,真的以为会删除亚索了。

好在在事情没有闹大之前,就有很多在现场“提意见”的玩家放出了完整视频。

“艹,吓我一跳,一开始还以为真的要删亚索呢!”

“我记住视频里面那个说要删亚索的龟孙儿了,劳资好不容易练到五级徽章,买了皮肤,是你想删就能删的?”

“真的是,明天就要开始小组赛了,这些狗日的媒体也不消停消停。”

“哈哈哈,现场观众在此,在离原来之前我看到了颗粒儿辣舞和小狗了,可惜没有要到签名,人太多了。”

“鳖说这些了,快去看官网,小组赛的赛程图和规则出来了,赶紧去康康啊!”

当看到有人说小组赛赛程出来了之后,原本讨论亚索的玩家们一下子就散了。

一个英雄能有全球总决赛那么重要?!

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

“各位召唤师大家好,这里是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官方赛事君,本次全球总决赛小组赛的赛程如下:

10月1日——LGDvsFNC,皇族vsTPA,IGvsSKT,WEvsC9。

10月2日——”

“本次小组赛采用的双循环BO1赛制,双循环是所有参加比赛的队均能相遇两次,最后按各队在两个循环的全部比赛中的积分、得失分率排列名次,最终排名在小组前两名的队伍将会成功晋级下一轮,如果积分相同,在胜负关系无法判定时,将会进行加赛。”

“下面是本次双循环赛制的详细介绍”

这份官方的赛程图一出来,各个战队的粉丝们就开始在那里疯狂的分析了起来。

要是第一轮能全胜,是不是意味着出线稳了?

我家XX队伍对上那支队伍能不能打赢?

双循环?那是不是意味着可以虐两波那个我不喜欢的队伍?

艹,这后面的详细规则写了些什么啊?劳资完全看不懂嘛!

总之,当赛程和赛制出来的第一时间,这件事的热度直接就盖过了之前所有其他的英雄联盟相关讨论。

不管是一直让人好奇的决赛场馆、还是选手赛前度假、亦或者设计师删亚索等等,都不能再在这个话题的面前掀起一丝波澜。

当然,还有玩家在质疑为什么明天都要开始比赛了,前一天晚上才把赛程和赛制发出来?

那要是战队那边没有准备咋办?

这种合理质疑在官博评论里的声音还不少,而很快官方也给了解释。

赛程在外卡预选赛结束之后就排好了,并且第一时间发给了各大战队;至于赛制问题,这是一早就通知了。

虽然听到官方这样说,搞得下面的玩家们稍稍有点丢面子;但是在知道了想要的答案之后还是比较心满意足了。

毕竟谁也不希望这一次的比赛会因为某些召唤师峡谷之外的因素而带来结果上的改变。

对全球总决赛期待已久的他们,只想看到选手们没有后顾之忧的在场上尽情的操作、畅快地进行比赛。

不过,有很少一部分人却不是那么想的。

在小组赛举办地羊城的某家破旧的小旅馆里,几人抽着烟的男人把整个房间弄得烟雾缭绕的。

“强子,联系得上人不?”

坐在沙发,位于所有人正中间的一个中年男人在狠狠地吸了一口烟之后,对着他身前的人问。

被叫做强子的小年轻摇了摇头,说道:“不行,国内一共就那四支战队,他们后面的投资人大都不缺钱,我电话打过去还没有说完就被挂了。”

中年人想了想,又开口问:“那那些打比赛的小子呢?他们总不可能不缺钱吧?那些老板能有我们给得多?!”

听到自家头头的问话,小年轻擦了擦额头上汗水,硬着头皮道:“罗爷,根据我了解到的情况来看,这次比赛的主办方那边为了刺激俱乐部和选手们的积极性,光是冠军奖金就是一千万,其他前四名的队伍也有奖金,然后还有门票收入也会用部分来纳入奖金池,一并奖励给前四名的队伍;所以这一次成绩好的队伍能吃得很肥的。”

听强子说完,罗爷深吸了一口气:“妈了个巴子!这狗日的怎么这么有钱,拿去干点别的不好么?般比赛能挣几个钱?还踏马老是和我们过不去。”

一说到这里,罗爷就想起了上一次他好不容易控制到的那几个小年轻,最后却直接被英雄联盟的官方给一锅端了。

而自从那一次的杀鸡儆猴后,现在他的人根本就没法联系选手了。

只要一透露出有那种想法,那边就会直接删除好友。

要不是当时他们不在国内,说不定人都要没了。

而这一次回来也是被逼无赖。

他的团队在外边被一个更流弊的大佬看上了,要吞了他们,罗爷自然不干了。

但打又打不赢,所以就回国来想办法了。

再不济也要捞一笔大的然后“金盆洗手”,有一个出国养老的钱嘛。

所以他们这种菠菜平台自然而然的就盯上了现在搞得如火如荼的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了。

“联系不上也要联系,特别是你看那种赔率差得很多的比赛,必须要给我联系到强队,像皇族、WE这种,联系不上就给我用钱砸,再把盘子里的钱和赔率给他们看看,我就不信这群老板有不动心的?!”

看着欲言又止的强子,罗爷摆了摆了手,示意他闭嘴。

“这次回来劳资冒着那么大的风险,还踏马呆在这种鬼地方,不可能什么都捞不到,必须在小组赛结束之前定下来,不然在国内待久了会有麻烦!”

说完,罗爷就起身带着几个人一起离开了这个破旧旅馆。

在这个无数玩家激动的夜晚,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暗流汹涌。